在省政府的大领导如此威压之下陈俊宇仍然顶住

 看着苏锐,看着满屋子的警察,蘅建设忽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无力!
 
    蘅家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蘅家了!再也不是可以在南阳军区叱咤风云的蘅家了!
 
    这一群家族高层如果被抓进去,最后能够安然出来的,会有几人?
 
    蘅建设深深清楚,如果真要调查起来,恐怕里面没有一个干净的!
 
    可是,蘅家不能就这么完了啊!这简直是断子绝孙!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结束了,这对蘅家不公平!”蘅建设喘着粗气,一把年纪了还这样,看起来确实有些可怜。
 
    可是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道理。
 
    “老爷子,你或许会恨我,但是,我希望你在恨我的时候,能够冷静下来想一想,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出现这种结果。”苏锐很认真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也想采取和平理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,我也想用语言不用暴力,但是,你看看你的那些后辈们,一个一个的,简直和疯狗没什么两样,为什么他们可以找人来对付我们,我们就不能打脸打回去?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没有永远都会占便宜的好事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又说道:“即便有这种机会,也不会留给蘅家。”
 
    毫无疑问,这是平铺直叙却振聋发聩的一段话。
 
    蘅建设并不是无理取闹之人,他虽然一贯霸道,此时也处于气头之上,但苏锐的话无疑让他在这一刻思考了许多。
 
    只是,这火爆脾气实在是祸害,蘅建设越想苏锐的话越是觉得气愤,血冲脑门,竟然一翻白眼,直接晕倒在了保镖的怀里!
 
    苏锐的眼中并没有一丁点的怜悯之色,看了看已经人到暮年的蘅建设,叹了口气,和薛如云对视了一眼,便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而苏雨辰这个电灯泡竟也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,一甩马尾辫,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后面。
 
    在他们的身后,还不断的传来叫骂声和怒斥声,可是无济于事,陈俊宇亲自带来的刑警大队可不是吃素的,任你官职再高,任你权势再大,皆是手铐一铐了事!
 
    在这个过程之中,还不时有闪光灯亮起来!
 
    原来,这是陈俊宇带来的记者!如果要把蘅家高层被捕的信息见诸报端的话,恐怕这个家族就彻彻底底的翻不了身了!
 
    “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,你觉得可以么?”苏锐的眸光闪烁了一下,问道。
 
    事实上,就算蘅建设事后施压,能把蘅家的其他人解救出来,但是蘅琴是永远也别想出的来了,三番五次的指使他人暗害薛如云,这种行为必然会遭受重判!
 
    “蘅琴这是罪有应得。”薛如云看着苏锐的眼睛,握住了他的手,语气非常郑重和认真:“苏锐,谢谢你。”
 
    “如云姐姐,你就不谢谢我吗?”苏雨辰这个自来熟撅着嘴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也得谢谢我们又可爱又漂亮又善良的雨辰了,姐姐今天请你吃饭。”薛如云有些溺爱的刮了刮苏雨辰的鼻子,她真是爱极了这个小姑娘。
 
    “那你呢,小叔,你怎么谢我?”苏雨辰笑眯眯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如云姐姐不是请你吃饭吗?算我一份,权当表达我的谢意了。”苏锐脸上全是轻松的笑容……蘅琴被抓,也就预示着薛如云的威胁又少了一个。
 
    “哼,真小气。”苏雨辰撅着嘴,很是不满:“小叔,你再这样,在下次家族会议上,我就不帮你说好话了!”
 
    “家族会议?”苏锐好像明白了什么:“随便,反正我也不是苏家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我说你是你就是,你说了不算。”苏雨辰搂住苏锐的胳膊:“小叔,我们接下来要去砸薛家的大门吗?我可早就等不及了,咱们现在就过去吧!”
 
    砸完蘅家砸薛家?苏锐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,也真亏这小妮子能想的出来。
 
    “蘅琴和蘅家的一群高层亲戚都被抓了,这个消息会引起许多连锁反应,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这么着急,静观其变就好,至少,我们得给薛家一点时间让他们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吧?”
 
    “我真想看看他们现在的表情。”苏雨辰愤愤的说道:“谁敢欺负如云姐姐,就是欺负我小叔的女人,我就要让他们好看。”
 
    这一下,倒是把薛如云闹了个大红脸,白皙的肌肤透着红晕,眼波如水,无比动人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省委书记李顺林正坐在办公桌前,聚精会神的看着文件,这个时候,朱铭扬敲敲门走进来,面带苦笑:“李书记,陈俊宇局长亲自带人去了蘅家,抓了三十四个人,现在已经全部带回局里隔离审查了。”
 
    李顺林闻言,抬起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,既然他已经站好了队,那么对于陈俊宇的决定,只能给予支持,只是……这闹的确实是有些大了啊。
 
    朱铭扬继续说道:“由于带回来的人太多,市局的刑警都不够用了,只能从下面几大区县分局里面抽调人手,陈局长这次可真是有魄力啊。”
 
    “蘅家人啊蘅家人。”李顺林再次叹了口气:“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陈俊宇,我这么跟你说吧,如果这些蘅家人排成一排站着,全部枪毙,可能会有冤假错案;但是,如果隔一人枪毙一个,会有很多漏网之鱼。”
 
    当省委书记的这些年,他已经看清了许多情势,只要无碍大局,他都隐而不发,但是,不发作并不代表不知道。能够当上省委书记,又怎么可能是菜鸟?
 
    “李书记,您这句话太经典,不过我想,如果把这句话移植在薛家的身上,应该也是非常合适的。”朱铭扬的眸间隐隐显出一丝精光,“或许,那些薛家的主事人还要更过分一些,全部枪毙,没有冤假错案,隔一人枪毙一个,全是漏网之鱼。”
 
 第903章 稍微上点手段!
 
    薛坦志现在郁闷的直想撞墙。
 
    从薛如云出现开始,直到现在,给他这个当父亲的带来的全部都是坏消息。
 
    先是薛家第一高手高伴虎和侄子薛凯旋被打成重伤,再是两个女儿薛胜男和薛紫晶差点被毁了容貌,然后老佛爷好不容易出面说动高伴虎的师父高德志出手,结果呢?
 
    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高德志,竟然被打的生生住进了医院!这个消息差点让薛家开锅了!薛家老佛爷再次摔碎了一套天价茶具!
 
    如果老佛爷知道,高德志被打成重伤只不过是一道正餐之前的开胃菜的话,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。
 
    最震撼的消息还是随后传来,省城局长陈俊宇亲自带队,公然去蘅家搜查,逮捕了以蘅琴为首的一帮“嫌疑人”。
 
    当然,这句“以蘅琴为首”的话是从警局内部流传出来的,至于对方是不是有意这样为之,都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这一帮“嫌疑人”中,包括很多能够叫出名字的蘅家高层,甚至蘅元康、蘅盛优和蘅远超等前途远大的精英人物都在其列!
 
    南阳警方,这次是要与世界为敌啊。
 
    对此,南阳军区的个别首长提出了强烈抗议,但是没办法,这次陈俊宇一反常态,强硬到了极点,面对部队首长的抗议,他完全不为所动,坚持等案件调查结束再放人。
 
    省长葛江志已经就此事专门给陈俊宇打了电话,将其痛骂一顿,并且下了死命令,如果陈俊宇不放人的话,那么就立刻撤他的职!
 
    可是,在省政府的大领导如此威压之下,陈俊宇仍然顶住压力,没有放人,甚至专门让人把整理好的审问记录全部传真到了省长办公室!
 
    这个举动已经不是在不执行省长葛江志的命令了,而是公然打他的脸!
 
    反正省委书记李顺林已经给了陈俊宇最有力的支持,因此在老陈同志看来,贴着明显薛家标签的省长葛江志就属于不得罪也不行的那种人了。
 
    而那一份传真到省政府的卷宗,就算用石破天惊四个字来形容也不遑多让!
 
    警察就是警察,就算蘅琴在外面再泼妇,但是面对南阳最优秀的刑警们,还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,进去没过两个小时,就已经把能交代的一切全都交代了。
 
    蘅琴也顶多属于外强中干的类型,心理素质可着实不怎么样,她不交代还好,一旦开口了,就根本止不住话头,刑警们只不过稍微的“诱导”了几句,就把她给诈的晕头转向,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都说了,简直把那句“坦白从宽,牢底坐穿”的话验证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那些曾经沉积在时间里的隐秘,那些隐藏于阳光之下的黑暗,经由蘅琴的口中,全部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以至于刑警们记录这些事情的时候,已经开始心惊肉跳起来!他们已经意识到,这样的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,将会引起多大的波澜!
 
    由于省城警局死死抗住压力,无论多大的官员来说情,愣是一个人都不放,简直把半个省城的官员都得罪惨了。
 
    可是,越是这样,那些被关进去的蘅家人就越是绝望。
 
    他们并不知道南阳警方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大的决心,但是,这样的决心无疑让他们感觉到恐惧。
 
    蘅盛优由于伤的太重,已经送进了医院,但像蘅元康和蘅远超之流,在进入看守所的初期,一点都不配合,虽然身上有伤,但仍是那盛气凌人的模样,无论刑警们怎么审问,愣是不吐口。
 
    在他们看来,南阳警方这次的行为是犯了众怒的,根本不可能持续多久,从他们被抓进来的那一刻起,蘅家的关系网便开始发挥作用,用不了多久,这些警察就会巴不得用八抬大轿把他们给抬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