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字的称呼那就嫌疑人两名警察站起身来互相

  可是,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,直到五六个小时之后,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这些蘅家人终于开始慌了。
 
    真的是完全没道理,包括薛家在内,在那么久的时间里都无法救出他们,这说明什么?说明这次事件的性质已经严重的超出想象了!
 
    任外面如何风起云涌,但是看守所里面仍旧是一片风平浪静,当然,这也是暴风雨前的平静。
 
    此时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,距离蘅家人被抓进来,已经过了八个小时。
 
    在这八个小时内,有许多人吐口了,包括蘅琴和那些蘅家精心培养的手下,把他们的犯罪事实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清楚了。甚至,这其中还有的是三进宫四进宫!
 
    那些刑警们也真是被震惊到了,没想到蘅家竟然偷偷网罗了那么多亡命之徒,并且不惜投入大笔资金加以训练,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所图什么!
 
    可是,蘅元康蘅远超等人尽管心中越发忐忑,但是仍旧没什么张嘴的意思。进入看守所的八个小时以来,他们不吃也不喝,对刑警们冷面相对。
 
    由于这些人都是势力不小的官员,因此,刑警们一些譬如“拉拉韧带或者吹吹冷风”的手段并不能用在他们的身上。
 
    一时间,这些刑警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他们很明显的就能看出来,蘅元康和蘅远超就等着熬过二十四小时,然后无罪释放。
 
    一般情况下,如果被审问者没有问题,警察们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放人,如果警察没能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得到有效的结果,那么就会把被审问者转移到看守所,到那个时候,就是隔着铁窗隔着玻璃来讯问,接触不到犯人,也就无从对他们“上手段”了。
 
    什么?上手段?
 
    是的,千万别把刑警们想的太文质彬彬,如果你不吐口的话,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你张嘴。
 
    如果进入了看守所里面,不能“上手段”,那么审问的效率也会大幅度的降低。到那个时候,蘅家的关系网将会有更加充足的时间来营救他们。
 
    可是,蘅远超们把刑警想象的太简单也太光明了,从蘅元康这些人进入警局的那一刻起,陈俊宇就已经下了命令,在卷宗上把他们的抓捕时间往后面顺延十个小时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从卷宗上的时间来说,他们还差两个小时才被抓进来呢,而刑警们也就有了三十四个小时的审问时间。
 
    姜还是老的辣,面对这种人,刑警们可是有着太多太多的经验。
 
    在陈俊宇的办公室内。
 
    苏锐、苏雨辰、陈俊宇、朱铭扬正在打着牌,不管外面风雨声多么的大,这几个人倒是一点都不担心,反而有种“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”的唯恐天下不乱之感。
 
    “我们赢了。”苏锐把手中的牌一甩,他和苏雨辰打对家,两个人第一次配合,却默契到了极点,一路把陈俊宇和朱铭扬两个牌技出了名高超的人给彻底完爆。
 
    “yes!”苏雨辰和苏锐击了一下掌,小脸也是兴奋的红扑扑的,她从国外回来,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名叫“掼蛋”牌类游戏,但是虽然是初次接触,但是她一点就透,超高的智商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 
    陈俊宇摇头苦笑:“甘拜下风,我老陈甘拜下风,智商跟不上啊。”
 
    他这不是拍马屁,倒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,苏锐和苏雨辰的记忆力着实惊人,他们能够在不经意间就记住对方出的每一张牌,然后就能推断出对方手里还剩下什么牌,在这种超强记忆力之下,只要他们的牌不是太臭,那么基本上没有多少输的可能。
 
    “不打了。”苏锐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:“蘅远超蘅元康他们要是再不吐口的话,我可都要困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两人已经是打定主意死磕到底了。”陈俊宇说道:“蘅琴那边已经交代了,蘅远超和蘅元康对于这件事情事后知情,她还交代了一些关于几个兄弟的违规往事,但是这些东西拿到蘅元康等人的面前,仍旧没能让他们张口。”
 
    “我看,就该给他们上一些手段。”某位马尾辫十分不满意的说道:“到了这里,还以为他们是大爷?陈局长,我看你的刑警们实在是太温柔了。”
 
    面对这位苏家小公主的斥责,陈俊宇只能无奈苦笑。
 
    “不吃饭不睡觉,他们能撑的了多久?”苏锐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,似乎根本就没什么担心。
 
    看来,他被抓进看守所的事情刺激到了某些人,让整个事件的进展速度一日千里!
 
    “小叔,你为什么那么自信?”苏雨辰问道。
 
    “其实就算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没审出问题来也没什么,我告诉你,让他们进入看守所的监室里住几天,说不定他们就会主动交代了。”对监室深有感触的苏锐非常确信的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停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道:“当然,我非常确定,陈局长的手下精英们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。”
 
    苏锐很清楚,蘅元康等人绝对不会干净,如果他们吐口,拔出萝卜带出泥,对薛家不吝于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!
 
    陈俊宇苦笑:“那我就去打个电话,让他们速度快一点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颇为直白的提示道:“陈局长,已经撕破脸到了这种程度,对他们稍微用点手段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ps:奔波了一整天,实在太累了,所以一更。
 
    还有一个小时就是新年了,现在特别感慨。感谢大家一直陪着我,是你们给了我无比美好的2015,是你们让我有理由有信心对未来怀有更大的期待。祝大家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,我们一起加油。
 
 第904章 大惊喜!
 
    既然把蘅家那么多高层亲属都抓进来,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,无异于彻底撕破脸,这个时候即便对那些蘅家人上一些手段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 
    苏锐的这一番话,让陈俊宇茅塞顿开。毕竟后者现在已经走上了华山一条路,除了破釜沉舟之外,再也没有了别的选择。
 
    “我马上安排。”陈俊宇重重的点了点头,眼中有着浓浓的决心。
 
    审讯室内。
 
    蘅远超不吃不喝,好几个小时过去了,的确是有点撑不住了,但是,他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表现自己的尊严。
 
    他好歹也是县级市的副市长,副处级干部,平日里这些小警察们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,现在倒好,地位整个儿反过来了。
 
    在华夏,官本位的思想本来就极其严重,更何况是蘅远超这种出身豪门的高干-子弟?那种高人一等的心态几乎是与生俱来,可不是那么容易扭转过来的。让他对这些所谓的小警察“坦白交代”,根本办不到。
 
    看着蘅远超的冷脸,一个警察嗤笑了一句:“你就算连续几天不吃一粒米,不喝一滴水,我们也不会认为你有骨气的。”
 
    这名警察说出这句话之后,又瞥了瞥放在桌上的两个馒头。
 
    这两个馒头已经拿进来四五个小时了,蘅远超完全没有吃上一口的意思。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这名警察又说道:“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嫌疑人进来之后都会以绝食来抗议,但是等到了后来,他们才会认识到,这是一种最徒劳也最无用的行为。”
 
    听着这警察的话,蘅远超冷哼了一声,表达了他的不屑。
 
    一个小小的警察,也敢对他进行说教?
 
    一贯只吃高端精细食物的蘅远超,面对这两个并不算特别白的馒头,又怎么会瞧的入眼?对他来说,这种食物简直就是侮辱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饿了的话,就自己上来拿馒头吃,我们不会为难你。”那名警察说道:“你要是饿坏了身体,上面还得追究我们的责任呢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不说还好,艺术了之后,更加坚定了蘅远超绝食的信心——既然这样,那我非得饿出点毛病来给你们瞧瞧不可。
 
    “不管你来到这里之前是不是市长,但是来到这里之后,我们只有统一三个字的称呼,那就是——嫌疑人。”两名警察站起身来,互相对视了一眼,然后说道:“蘅远超,给你五分钟的思考时间,五分钟之后,我们再来找你。”
 
    蘅远超仍旧不为所动。
 
    两名警察也没再多说什么,而是转身走了出去,还不忘把审讯室的大门砰然关上。
 
    在门口,已经有一名警官在等着了,正是王天亮。
 
    见到这两个刑警走出来,王天亮小声的交代了几句,两名刑警连连点头。
 
    而在审讯室内,蘅远超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盯着那馒头看了看,而后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 
    八-九个小时不进食也不喝水,说不渴不饿那肯定是假的,他虽然绝食,但是胃部早就已经发出咕咕声响,饿的前心贴后心,嘴唇也都干裂。
 
    当然,从来没进过审讯室的蘅远超并没有意识到,警察只是给他拿来了馒头,并没有给他水。
 
    这里可不是他的会客室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在这里,你越是想要什么东西,就越是不会给你,除非你愿意付出同等的价值来交换。
 
    他知道,由于平时几乎每天都有酒场,得了慢性胃病,如果再这样忍饥挨饿,恐怕这折磨人的病痛又要犯了。
 
    而要来救他的那些人,仍旧没有任何的消息,似乎这警局已经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箱子,任何人都别想传递信息进来。
 
    蘅远超本来并不相信陈俊宇拥有那么大的能量,可以挡得住更多高官的求情,可是,事实已经摆在眼前,由不得他不相信了。在这后面,一定有着更加重量级的大佬坐镇,否则陈俊宇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!
 
    想到了这些,蘅远超忽然觉得,自己要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了。
 
    过了几分钟之后,两名刑警走进来,说道:“怎么样,想清楚了没有?”
 
    蘅远超抬起头:“我要吃饭。”